當我坐在遊覽車上

奮力地拿著相機

扮演著稱職的觀光客

努力的想捕捉車外的一切



隨著塵塵黃土

坐在路邊的柬埔寨人

卻讓我想起Hotel Rwanda

這裡沒有殺戮 沒有戰場

所有悲慘的故事

充其量 也只是我相機裡的一個鏡頭罷了

此起彼落的閃光燈

她們得不到 我們也幫不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ndanmemory 的頭像
dandanmemory

MoSaIc woRLd

dandanmemo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